2005年7月1日 星期五

【遊戲】《帝國千戰記》雜談-孟元堅

──2005年舊文──

【註:本文出現的「琬娟」與汜羽乃是同一人物。】

是的!琬娟又抱H-GAME回家了!(爆)
帝國千戰記,千夜之夢一定裝的啦!很久以前就聽過了,當時看到CG只覺得用色好鮮豔,造型也不怎麼樣,演國劇似的……。
不過遊戲是不能光看CG的!好的劇本才是一切啊啊啊啊!!!帝千太讓我驚訝了,要是圖好看一點就更完美了。
結果,為了這份來遲的愛,琬娟的簡介已經不能稱之簡介了,請讀者大人要有被嚴重捏他的心理準備。

話說回來,第一次和兔姊說這個GAME的時候,她劈頭直說:

「有一千人嗎?」
「啊?……姊!!妳在想什麼啊?!!」

聽不懂?
記得琬娟對AF DramaCD的分類嗎?所謂直接開「戰」式……嗯,了解就好。
只是,我對描寫主角心境的段落有點意見。敘述自己的仇恨,為何要用『心中潛伏的鬼』呢?直接敘述憎恨比較順……吧?

回正題。
拿到了遊戲,結果安裝不順利,雖然找到更新檔,但我看不懂說明(汗)反正最小安裝也能玩。
這次我憑著自己的力量,成功破了遊戲啊啊──這是神無以來第二個,當然連著鬼畜路線看。

一開始是主角-陶青樺在長城勞動,弟弟被虐致死,父親反抗也慘遭殺害,青樺被兄長攔阻得以倖存。夜裡,與兄長安葬父親與弟弟之後,兄長決心庇護青樺逃出工地。青樺認為不妥,兄長故作輕鬆地告訴他,自己可是村莊的飛毛腿,不會那麼容易被捉到。目送兄長遠去,青樺突然感到暈眩,一個畫面卻在此時輸入腦海:月下,離去的兄長遭到利箭刺穿。
沒來由的,青樺知道這將成為事實,連忙往兄長消失的方向跑去。然而,預見的景象依舊成為事實,由於青樺兄長造成的騷動,看守人紛紛取出弓箭,射穿他的胸口。即使如此,青樺的兄長執意要青樺趁亂逃走。逃到森林的青樺,悲憤交集之際,失足落下懸崖。
青樺被名為李元堅的壯漢救起,醒來後想返回工地為親人復仇。但元堅告訴他、這種無謀之舉根本無濟於事,只有推翻朝廷,徹底改革社會,才能讓青樺的悲劇不再發生。突然,青樺再度預見追兵的到來,元堅起初不信,調查後確實如此,帶著青樺逃亡。隨後,青樺決定用自己預知未來的能力協助元堅。

這天青樺與元堅來到城鎮買東西,忽然天外來陣北風,地圖就這樣啪沙飛走,吹到人群當中一個衣著華麗的男人腳邊。男人打量了青樺,將地圖給身旁貌似學者的人看,隨後歸還青樺。
然而兩人投宿的時候,再度遇見那人。孟元堅望見那人走出旅店,擔心他通報官府,連忙追出去,但那人卻好整以暇地等在門口。待對方報上姓名,元堅想起這人正是貴家傳聞中有名的浪蕩子─貴沙烙。擔心貴沙烙意圖不軌,兩人顯得戰戰兢兢,不料貴沙烙提出加入軍團的賭局。基於不宜得罪人,且貴沙烙是個(傳聞中的)奇才,元堅和青樺接受他的挑戰──猜出小石頭在他哪隻手。

元堅:「青樺,你覺得是哪邊?」
青樺:「耶?我?(指貴沙烙的右手)這邊吧!」
元堅:「有默契。我也這麼覺得。」
沙烙:「那麼,選這邊嗎?」
元堅:「沒錯。」
青樺:「啊?!」
元堅:「搞什麼……」
貴沙烙兩手都握有石頭。
沙烙:「靠兩個人和國家對抗,我怎能不加入這麼有趣的事。」

雖然有點上當的感覺,不過事後他們也領教到這傢伙的好用,舉凡擬定作戰計畫、籌措資金之類的。接下來的細部劇本會有差異,如果追元堅或沙烙,朱?真、李琉舜、燕旺珂和冰霧都不會出現。但是這四個人都有全體攻擊……。
後來,主角一行人會取得位於絕壁、易守難攻的堡壘-清州,開始四處征討的生活。共通劇情差不多這樣,以下是琬娟的攻略簡介。


<孟元堅>

蝦米?!為什麼第一個玩歐吉桑?!!…我也不知道,大概是被某近衛連隊長荼毒太久了吧。
基本上就是超兄貴一個,琬娟起初只覺得他像封神演義的黃飛虎,真的很像!兩個都是將軍,因為家人被殺掉,憤而反抗朝廷。
我認為元堅對青樺的感情比較接近父愛,不過,既然是玩他的路線,怎麼可能咧……。

面對守護自己的元堅,青樺不斷將他和自己的兄長重疊,數度擔心元堅會不會消失。
得到山上堡壘之後,夜裡,孟元堅來找青樺,告訴他自己被追殺源於他建議找出前任皇帝的兄長,讓王位回歸正統,而遭到皇帝心腹-史銳慶滿門抄斬。基於失去親人的相同立場,元堅對青樺愛護有加。

但是,愛護久了,沒有人知道會轉變成什麼愛的啦~!

夏日,青樺和元堅兩人來到海邊轉換心情。大概是憶起失去家人的過去,元堅下水冷靜頭腦,此時可以選擇旁觀──才怪,這時就要用愛的力量去解放他啊!!!青樺隨後寬衣下水,喔~真是春光無限,咱們親愛的歐吉桑也心猿意馬、把持不住。兩人回岸休息片刻,青樺提議游到對岸的時候,該發生的終究是發生了。元堅突然向青樺道歉,隨即將他壓在海邊的岩石上……。

說真的,玩到這裡的時候,我後悔著自己的白目,先挑歐吉桑…呃啊啊~~~快爆走啦!!就算只有一張……

由於事出突然,青樺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元堅,而元堅也成日避不見面。
這天,青樺和沙烙探視城門,遇上元堅凱旋歸來。見來者是青樺,元堅馬上要求和沙烙議論戰局,先行離去。察覺不對的沙烙詢問青樺,青樺不答。那天晚上的慶功宴,青樺遇見在走廊獨酌的元堅。彷彿對著死去的妻子─藍紗,元堅喃喃說著:明明將青樺視為親人,為什麼會做出那種事,妻子還在人世時,自己數度對人有慾望也不至於如此(青樺心想:對象是男的嗎?),為什麼總是對最重要的人出手……。
數日後的大掃除,不知沙烙是否幕後操縱,青樺與元堅同組。因為尷尬,兩個人各忙各的,直到青樺垃圾拿太多而重心不穩,元堅從背後扶住他的時候,海邊的回憶浮上心頭,兩人再度陷入尷尬。
將垃圾丟進洞裏,青樺終於開口,說他們為了這種事情煩惱很不值得,要元堅不要再避著他,元堅笑著說青樺自己也半斤八兩。雙方和解之後,元堅突然對青樺聲明,自己並不是把他當女人來抱。雖然有點迷惑,青樺也不多問了。

夏日的夜晚,身處的戰場更讓人神經緊繃,好不容易結束守夜,青樺到儲水處的時候遇見元堅,聊了些戰況後,青樺念及喪親已經過了一年,起初自己靠著復仇支撐意志,現下又是如何?青樺無心詢問自己是否變強了,元堅毫不猶豫說當然,提議和青樺對練。熱血一番(是武術練習!練習!)後,看到元堅脫去上衣的青樺再度想起海邊的事。元堅察覺青樺的不對勁,出言關心的時候,青樺說自己沒事,先去睡了。離去的同時,青樺心想,要是自己總是依賴著元堅的溫柔,搞不好會變弱,甚至不能一個人活下去。
接連幾天,青樺一直避著元堅,據說露骨的程度連沙烙都注意到。戰場上,青樺仍舊無法同元堅一般流暢地使劍,被敵人壓制之時,背後的元堅替他架開攻擊,同時為此負傷。收戰後,青樺發現元堅的傷,立刻替他包紮。青樺為此感到遺恨,自己老是依賴別人,但青樺不想再有人為保護他而受傷。包紮完畢,青樺頭也不回地走掉,背後隱約傳來元堅的嘆息,以及他不懂青樺的心的話語。

秋天來臨。一日作戰會議時,青樺不由得嘆息。
沙烙:「怎麼?為愛黯然神傷嗎?」
青樺:「為什麼非那樣不可?」
沙烙:「秋風蕭瑟,憶起所愛懷抱。相當不可思議吧?」
青樺:「才不是,不過覺得入秋罷了。」

但是,望向窗外之時,青樺預見自己被暗殺的未來。震驚之餘,青樺尋思自己的死並不會牽涉戰局,決定隱瞞到底。以修劍之名出門的青樺來到山丘,默默思考之際,元堅也隨後而至,詢問青樺。青樺不答,不想再為了延續性命而犧牲他人,何況是元堅。見狀,元堅無奈地說、青樺是個大人,也有非自己解決不可的事,他更無法一直陪著青樺。元堅要離去之時,青樺不自覺拉住他。青樺說,自己將元堅的背影與赴死的兄長重疊了。元堅苦笑,自己也是因為忘不了親 人的遺容,才想護著青樺,又說他大概無法再承受失去重要的人。青樺終於說出自己即將被殺的預知,不說是因為他不想給人添麻煩。元堅則說自己是因為青樺才撿回一條命(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預知追兵),總得還個人情。當天夜裡,元堅擊退刺客,對那人精湛的手段感到訝異之餘,也感謝青樺有這種能力。然而,青樺質疑預知能力是為延續自己的性命,不惜犧牲他人。元堅反駁,說青樺曾經替他預知了危險。青樺說,那是因為元堅死掉的話,自己根本不能逃過追捕。青樺內心清楚,儘管事後懊悔不已,自己是利用兄長的死得以逃出生天。元堅否認,將自己的想法告訴青樺,要他作好自己能做的事就好了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能力範圍,才需要互助。

決戰將至的那天夜晚,永遠是最重要的橋段……呃、扯遠了,反正元堅突然來敲青樺的房門,要他絕對不能死,自己也會盡力作戰,但無論如何都不會留下青樺一個人。
翌日,眾人來到關口的時候,元堅為了保護青樺而中箭,青樺要為他處理傷口卻被拒絕,元堅要了壺酒之後,請青樺背過身──下一秒,元堅的左手應聲而落。青樺大驚失色,元堅則是淡淡地敘述箭上有毒,不截肢的話只有死路一條,無論如何都不想讓青樺承受被留下的痛苦。青樺自責之餘,依舊為元堅之舉所感動。
兩人掩埋元堅的手臂之後,青樺開始不安,元堅搞不好會死。彷彿看出青樺的想法,元堅說他拿刀的是右手,不用擔心。青樺問元堅為什麼知道他得想法,元堅苦笑,說出自己也許不能守護青樺也說不定。但是,兩人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。

(這段劇情是純愛路線才有)一段時間後,兩人動身回城,元堅欲翻身上馬之時,忘了自己失去一隻手臂,險些摔倒,青樺連忙上前攙扶。青樺否認,此時,隨著他搖頭的同時,兩人同時察覺一種香味。細看才知道是青樺身上都是金木犀的花瓣,因為掩埋元堅手臂的地方有金木犀樹。元堅感嘆地說,很久沒有覺得花香美好了,青樺亦有同感,因為長久以來支撐自己的只有仇恨,一直忽略週遭的事物,不自覺間與幸福錯肩而過。但是現在青樺總算能夠體會了,發自內心的想活下去,因為想和重要的人走下去。強烈不想失去元堅的信念,以及自己喜歡他。青樺說,不想失去元堅之外,想一直和他在一起。元堅抱住他,說多虧史銳慶發的這一箭,讓自己注意到青樺的重要,自己不再為了過去的幻影守護青樺,而是確切地珍視他。
青樺和元堅約好,每年都要來這裡賞花,直到白頭。

決戰結束,陳王高自刎,史銳慶也服毒自殺了。但是,青樺終於見到殺了父親與弟弟的官員。但是,面對磕頭求饒的官員,不知為何,青樺異常的平靜,要求那人去修復戰爭時期損壞的溝渠,作為對農民的贖罪。夥伴對他的抉擇感到訝異,青樺淡淡地說,自己當然憎恨他,但殺戮無法解決一切,只會徒增他人對自己的怨恨,以及失去仇人的瞬間的虛空感──既然自己的傷痛決計無法消失,更不能讓他人背負同樣的痛苦。聞言,大臣提議讓青樺登基,青樺拒絕,說自己只想回歸田野,改善農民的生活。

(純愛路線)
一年後,青樺在農村聽到種種關於新皇帝的傳聞,不禁懷念起遠在王都的夥伴們。儘管想念元堅,青樺認為自己還得留在農村學習,獨當一面之前不能去見他。而元堅則是說,安定之後一定會來找青樺。此時外面一陣騷動,據說是關口的新將軍就任。青樺想起元堅,雖然偶有來信,說手臂的傷康復了,但也不清楚詳細的情況。念及如此,有點不能專心的青樺決定轉換心情,去觀望將軍出巡的行列。
來到熱鬧的街上,小女孩高興地跑過來跟青樺說、新的將軍用一隻手就能騎馬。青樺一愣,心想不會吧?正巧將軍的隊伍走了過來──是單手駕馭馬匹的元堅。朝思暮想的人突然出現,青樺不自覺淚下,望著元堅,說他真的來找自己了。元堅回言當然,跳下馬,一如以往摸了摸青樺的頭。千言萬語在心頭,青樺一句都說不出,元堅見狀一把抱住他。因為身處大街,青樺難為情之際,也感到無比幸福。一旁的小孩問元堅是不是青樺的哥哥(無言),青樺說他是自己最重要的人。
擁抱的同時,秋風送來甜香,是將軍府前滿開的金木犀的香味。此時,青樺想起兩人的約定……。

咦?不純的路線哩?有人問嗎?雖然有點機車,不過純愛結局通常比較浪漫,少數例外就是了。感覺上是接著純愛結局的特別SERVISE……

──而且,不純結局絕對是性騷擾特集啊啊啊啊啊!!!(慢慢讀其他路線,您就會明白了)

因為收拾善後的操勞,加上放任斷臂不處理以致發膿,元堅病倒了,在革命時期使用的山城休養。望著好不容易退燒的元堅,青樺換毛巾之時在元堅額上輕輕一吻。下一秒,青樺冷不防地被親了。元堅拉著青樺起身,緊緊抱住他。青樺叫他不要勉強,元堅卻說自己完全恢復元氣了,青樺警告他要是亂來八成會病倒,這段期間乖乖養病就好,元堅答應。
然而,青樺二度被親了。青樺急急忙忙說,要是不回去,貴沙烙不知道會說什麼。元堅回話,怎麼可能拋下這種事就回去。回嘴的同時,青樺開始思考該怎麼和貴沙烙交代。

沒有留言: